冬天里的黄包车夫2

时间:2022-04-18 00:51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冬天里的黄包车夫

 冬夜,分为凄凉,萧瑟的寒风迎面扑来,我遇到了一位黄包车夫。

繁华的街心,也不管那刺骨寒风,川流不息的街头的车辆人群,闪烁不定的红绿灯,灯火辉煌的高楼,一派生龙活虎。月光斜斜地射在他那骨瘦如柴的脊背上,不知怎地,有点酸酸的味道。参杂在喧闹声中,黄包车夫眼中带着企盼。

身着华丽的贵妇、富家子弟与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我惊奇地不由自主地站定,定定看着他吃力登的那供他生存的黄包车。在清冷的月光中我看清:他身着一袭布衣,遮风的棉袄也缩皱地贴在他那瘦得凹进的脸颊,苍白无色的面容,头发中夹杂几根银丝,似乎诉说着往日的艰辛。

他将黄包车停靠在僻静小巷,径直走向路边小摊。“来碗小菜。”他的话带着外地口音。黄包车夫拿了菜,付了钱,又走向黄包车,他的脚步凌乱颠踬,骨子里透出铁一般傲骨。他盘坐在车上,借着清冷月光,眼神里流露出迷茫与无助。

近看那黄包车,就便是斑斑痕迹,已是久远的车了吧。斑驳锈黄时隐时现,岁月在那之上流下了脚印。

我想象老人飘零的过去:

黄包车夫出生在一个乡下人家中,家中勤俭节约供他长大,父母相继离去,他无依无靠,只得流入落街头,靠拉黄包车为生。

我走了过去,上了他的车。“去商业街。”我说着。他立刻起来,从干瘪的嘴边并出一丝感激的笑。黄包车缓缓向前移动,我看着他单薄的布衣,大冬天的,不冷吗?他向目的地骑去。到了那儿,我付了钱,目送走那他老人,那位辛劳的黄包车夫。

在冬天夜晚,我遇见一位黄包车夫,春天来了,他还是骑着那个黄包车,呆呆地用力地骑着,没有形状,却充塞了我的脑海。
 
 
 

冬天里的黄包车夫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adamjpiper.com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adamjpiper.com/ywsczw/80.html

« 上一篇:奔走呼号造句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